•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97歲的他曾創作《沒頭腦和不高興》 譯作珍貴手稿曝光
    來源:中國新聞網 | 上官云  2020年11月21日10:04

    對許多人來說,《沒頭腦和不高興》都是一部難忘的經典動畫片,其原著作者正是知名翻譯家、兒童文學作家任溶溶。

    日前,在經過50年時間的塵封后,任溶溶翻譯的《克雷洛夫寓言》正式出版,翻譯手稿也隨之曝光。

    50年前珍貴手稿曝光

    《克雷洛夫寓言》是一部很知名的作品,常借動物和植物的形象,反映廣泛的社會生活。不久前,任溶溶翻譯的《克雷洛夫寓言》由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引發關注。

    任溶溶翻譯《克雷洛夫寓言》手稿。孫建江 攝

    中國寓言文學研究會會長孫建江促成了整部書的出版,也為該書作序。他說,任溶溶老先生是偶然發現自己多年前這部《克雷洛夫寓言》翻譯手稿的,發現它后十分高興。

    “譯稿放在一個文件夾內。應該是書稿譯畢后,譯者順手將其放入了別人寄他郵件的信封中。誰知一放就是半個多世紀。”孫建江說。

    這些手稿雖然紙張泛黃,但字跡清晰可見,一切都還完好。孫建江看到,手稿中,筆跡的顏色數種并存,有的頁面干凈,有的頁面則畫滿了修改標記。

    有趣的是,當年翻譯完《克雷洛夫寓言》后,任溶溶還專門寫了一篇后記,可能準備投稿給某個刊物,但過后卻擱置了。

    至于原因,任溶溶在譯作《克雷洛夫寓言》的《續后記》中表示,二十世紀70年代末至80年代,自己忙于創作和譯介現代外國兒童文學作品,過后就不再想這件事。現在這本書,“是我的孩子根據我的手稿重新整理而成的,他參考原作做了不少修訂。”

    譯作也是“詩歌體”

    除了《克雷洛夫寓言》之外,任溶溶其實還翻譯過許多知名作品。

    《安徒生童話全集》《精靈鼠小弟》《長襪子皮皮》……那些深受孩子喜愛的譯作,許多均出自任溶溶之手。2012年12月,他被中國翻譯協會授予“翻譯文化終身成就獎”榮譽稱號。

    孫建江曾整理過任溶溶的著譯書目,據不完全統計,如果以《黏土做的炸肉片》(1946) 至《露比和麥克斯的睡前故事》(2017)為起止,任溶溶出版的作品至少有八百二十余種之多。

    仔細翻閱此次任溶溶翻譯的《克雷洛夫寓言》,也能發現和其他版本有一些不同之處。

    任溶溶在該書的《后記》中提到,克雷洛夫寓言詩原文采用所謂寓言詩體,在格式上是一個韻一個韻換下去,一個韻單音尾,一個韻雙音尾,相互交替。一個韻或兩行或兩行以上,兩個韻的詩行排列方式變化很多。詩行有長有短,節奏或快或慢,都隨內容而變化。

    “我在試著用不同方式譯這些詩。現在,這幾首譯詩都采用原詩的形式。我只希望,它們作為故事,讀也還能讀下去。”任溶溶表示。

    孫建江認為,譯作也是詩歌體,很考驗譯者功力,而任溶溶的譯文之所以獨樹一幟,是因為自己也是一位兒童文學作家,知道如何讓譯文更貼近小讀者的閱讀趣味。

    曾創作《沒頭腦和不高興》

    如孫建江所言,任溶溶是一位知名兒童文學作家,為孩子們寫過許多有趣的故事。其中最有名的,大概要數《沒頭腦和不高興》。

    在一家出版社做編輯時,他開始創作兒童故事。那時,由于工作原因,任溶溶常常到少年宮給孩子們講故事。翻譯過來的故事講得多了,任溶溶就琢磨著給孩子們講點別的故事。

    《沒頭腦和不高興》就是這樣來的。故事中,有這么兩個孩子:一個叫“沒頭腦”,一個叫“不高興”。“沒頭腦”做起事來丟三落四,“不高興”總是別別扭扭,你要他往東,他偏要往西……

    兩個角色都來源于生活。最后,兩個孩子也得到了教訓,改正了缺點。

    故事脈絡簡單,但特別受孩子們的歡迎。后來,《沒頭腦和不高興》被改編為動畫片,就此成為孩子們心中的經典記憶。這對從小就是電影迷的任溶溶來說,也是件很值得高興的事兒。

    今年,任溶溶已經97歲了。在孫建江看來,任溶溶仍然保持一顆童心,風趣幽默。 

    秋霞影视欧美高清AV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