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這些地方,留下了復旦的立校傳說
    來源:解放日報 | 張國偉  2020年11月20日08:44
    關鍵詞:復旦大學

    在上海,有那么幾處地標,見證了“復旦”之舟出發前后歷盡風浪、幾度遇險的艱難航程。

    左起:于右任、李登輝、馬伯相

    愛文義路:“母校的搖籃”,不能忘記的景萊

    據史料記載,1905年初震旦學生罷課離校后,上海的學生紛紛回家,一群外省學生無家可歸,“在十里洋場的愛文義路上找到了一間辦公房屋”,作為臨時住宿場地。

    愛文義路即今北京西路。據當年學生吳念劬回憶,他們“在派克路仁壽里(或者是壽康里,記不清了),租了一幢三樓三底的房子,所有遠省同學都搬進去住,就在這里做了誕生母校的搖籃”。(吳念劬《母校創辦時期之回憶與雜談》)查有關路政史料,當年愛文義路、派克路口唯有一個“仁德里”位于愛文義路北側(近派克路)。因此,那個臨時住地極有可能就在“仁德里”區域。

    遷入愛文義路后,外省學生“自己有床帳,有桌椅,有炊事家具,食與住一切不成問題矣”。這些外省學生中,有一位名叫劉學裕——就是于右任先生在震旦學院入籍讀書時的化名。另一位外省學生叫葉仲裕,名景萊,來自浙江。他見多識廣,朋友多,為籌辦新校到處募捐,頗得馬相伯信任。今天復旦300號(今蔡冠深人文館)的原建筑名為“景萊堂”,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1922年春,江灣校舍落成典禮。右一為李登輝校長。 圖片選自 《百年復旦》(復旦大學出版社2005年版)

    張園:復旦公學事務所,于右任第一次見到了李登輝

    震旦師生離校不久,得知法國天主教會將用“震旦”校名登報招生,遂決定啟用新校名。于右任提議以“復旦”命名新校,得到一致贊同。6月29日,《時報》刊出一則以“張園北愛文義路二十二號復旦公學事務所”署名的啟事:“震旦舊名,有人襲用,嗣后海內外寄本學函件,請徑寄吳淞提轅,或英租界張園北愛文義路二十二號復旦公學事務所,以免誤投……前震旦舊生,無論本埠外埠,請親來或投函報名,以便位置,定七月初六截止,余額另補新生。”

    張園是晚清上海最早對社會開放的私家花園,占地60余畝,范圍約在今南京西路、石門一路、威海路和茂名北路以內,1882年由無錫富商張叔和所建。復旦招生啟事中的“張園北愛文義路二十二號”,是一個非常奇怪的地址。按理說,“二十二號”門牌號碼較小,似應在愛文義路東段派克路附近才較為合理,但愛文義路派克路離張園的直線距離足有一二千米,且也并非位于“張園北”,而是張園的東北方。因此,筆者大膽推測,這處“張園北”地址,并不是原來外省學生所租的愛文義路房子,而是新校創辦者在張園正北方、靜安寺路(今南京西路)至愛文義路段(約靠近今泰興路一帶)另租了房屋。一位復旦首批應考新生曾回憶:“母校第一次招生地點在靜安寺之張園樓上。”(余裴山《求學時代之回憶》)

    在“張園北”的房子里,于右任第一次見到了李登輝先生。據于右任后來回憶:“籌備處在大馬路張園附近,借得房屋一所,屋系友人新建者,設備甚好,有浴室……(友人)又介紹一青年學者來住,即李登輝先生也。”李登輝,畢業于耶魯大學,1904年冬剛從海外歸國,時年34歲。復旦公學成立不久,他就被聘為文科英文系主任,后兼教務長,1913年起擔任校長。于右任感慨道:“復旦得人,由是成功。”(趙聚鈺《于右任談復旦創辦》)

    復旦吳淞校舍復原圖 喻蘅 作

    吳淞:提督行轅校舍,雨季床底下常爬出蟛蜞

    為了尋覓新校舍,馬相伯致電兩江總督周馥,周馥將吳淞鎮上荒廢多年的提督行轅暫借復旦。1905年9月14日,復旦公學在吳淞鎮提督行轅正式開學。20世紀80年代,喻蘅先生曾根據有關史料重繪了《復旦公學吳淞時期校舍復原圖》,再現了吳淞校舍原貌。但它究竟位于今天吳淞的哪里?似仍難確定。

    根據若干歷史回憶,我有這樣幾條線索:一、吳淞校舍在淞滬鐵路北端。一位前來報到的新生回憶:“記得由蕰藻浜下火車,雇了一個挑夫,沿火車軌道旁邊步行,約有半里之遙。”“我們的學校課室,就是借用跨在鐵路軌道北邊提臺的行轅……進門以后,排前排后有矮小的房子多間,就是我們的課室。”二、離炮臺灣不遠。吳淞提督行轅是江蘇提督軍門設在吳淞要塞的下屬衙門,靠近江邊。那位新生還記得:“循鐵路軌道東行約半里許,即到炮臺灣,那就是中國公學的所在地……我們于飯后課余,常常散步至該處江干,時而天朗水清,望望遠行的船舶,時而怒濤在吼,浪花四濺,壯壯我們搏斗的精神……”(劉文海《復旦公學生活的回憶》)三、后來一度曾為同濟附中校址。1937年4月,復旦教授金通尹等師生曾去同濟附中探訪母校故址,“吳淞站下車后……越軌而北,入同濟附中,該校屋宇,蓋就母校吳淞故址改建者……左邊舊教室前后兩排,為以原校大禮堂(即前清提鎮行轅)中加隔斷辟成者,后埭平房,現為該校女生宿舍,乃母校創辦時之課室也。”(毛經學《赴淞攝取校史紀念片記》)

    吳淞校舍只有幾十間破房子,因地勢低洼,每到雨季,“床底下常爬出蟛蜞,蚊子極多”。大部分師生租住校外,馬相伯校長就住在學校對面民房樓上,還有一些學生則住在吳淞鎮。(吳繼澤《對于母校前途發展之意見》)

    因為靠近淞滬鐵路,吳淞校舍的交通出行還算方便。校門口沒有火車站,但學校與鐵路局達成默契,火車一到復旦附近,就會減速張望,假如有人招呼,就會停下,讓師生上下車。當年很多教師都住在上海市區,常搭乘火車到校——李登輝就是淞滬列車的“常旅客”。有人說,李登輝校長后來選定在江灣購地立校,與他當年天天乘火車路過江灣有關。

    復旦李公祠校舍校門

    徐家匯:李公祠校舍,花廳和涼亭被改成了教室

    1911年辛亥風潮,吳淞提督行轅被光復軍占領,復旦師生只得遷往無錫上課。1912年初,師生回到上海,已居無定所。馬相伯呈文江蘇都督莊蘊寬,請求將徐家匯李公祠撥給復旦做校舍,得到允準。

    李公祠,即李鴻章祠堂,位于徐家匯路(后改名為海格路,今華山路),為今天復旦中學原址。復旦入駐后,將供奉李鴻章牌位的正廳改做膳廳和禮堂,將一旁的戲園改為宿舍,戲園前另一幢樓房則改做校長和教職工辦公室。李公祠里有一個大花園,里面的花廳和涼亭被改成了教室。據當年學生程天放回憶:“這是全校最好的地點,因為四面都是幾十年的老樹,夏天非常涼爽,池里面還有荷花,花開時教室中可聞到清香。我到二年級以后,有幾門功課就在這個教室上。不上課的時候,我也常常跑到亭子里看書,享受一點清福。”(程天放《李公祠四年》)

    在李公祠讀書時,學生素來愛踢足球、打籃球,后來當過著名影星的舒適先生,就是當年學校的籃球健將。因學生常將玻璃窗打碎,校方不得不貼出禁令,不許在校內玩球,學生只好轉移到校門口石坪,結果還是屢屢闖禍。有一次,學生正在“王麻子”店門前踢足球,一位學監突然出現,將皮球抱在手中,大家不注意,還大喊:“Hand ball!Hand ball!(手球!手球!)”待看清是學監后,才一哄而散。

    復旦在李公祠辦學時,李鴻章后人曾多次抗議,認為破壞了李公祠私產。李登輝任校長后,要求復旦歸還李公祠的訴訟不斷。后雖經法院判決復旦勝訴,但李登輝還是為多年纏訟頭痛不已。他下定決心,欲獨立購地建校。1918年1月,李登輝踏上了赴南洋募捐的旅程。半年間,他從南洋華僑處籌集到15萬銀圓,在江灣購買了70畝土地。

    1920年,復旦江灣校園破土動工。1922年春,復旦校園正式建成,從此,復旦開始了擁有永久獨立校基的新階段。

    (圖片選自 《百年復旦》,復旦大學出版社2005年版)

    秋霞影视欧美高清AV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