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馬伯庸:提倡“雜與廣”的閱讀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 徐平  2020年11月20日14:22

    《長安十二時辰》《草原動物園》《兩京十五日》……馬伯庸20年來創作的作品涵蓋科幻、歷史等諸多領域,其文字天馬行空、奇思妙想,讓嚴肅的歷史多了趣味的表達。

    11月15日,在第21屆深圳讀書月期間,馬伯庸出席深圳書城中心城舉辦的讀書論壇,暢談文學與閱讀的關系。

    閱讀開闊眼界

    在讀書論壇現場,馬伯庸看到深圳書城中心城北區大臺階座無虛席,隨即掏出手機,將深圳讀者的讀書熱情定格。“我每年都會來深圳做新書簽售,深圳的閱讀氛圍一直令人欣喜,可以說深圳的閱讀熱情大過許多城市。”馬伯庸說。

    馬伯庸的作品在學術與大眾之間找到一個平衡,學習正史知識是他創作的一個途徑。馬伯庸坦言:“平時喜歡去瀏覽中國知網,下載論文學習。”他在閱讀枯燥的論文中發現歷史的閃光點,用通俗演義的方式講給大眾聽,讓大眾了解歷史研究的新成果,進而讓大眾喜歡研究成果背后的歷史故事。馬伯庸希望讀者通過他的作品去了解古代人的生活、多元的文化,對不同文化保持尊重。“換位思考,避免故步自封。”是馬伯庸對于閱讀開闊眼界的理解。

    不提前預設目的

    “與其問道于浮云,不如躬耕于山林。”從2000年開始寫作至今,馬伯庸一直保持著旺盛的創作狀態。2019年之后,他開始更加注重下沉式閱讀。“我不再大量閱讀宏大背景的歷史文獻,而是著重閱讀地方志,了解當地的民俗和傳說。”從2014年起,馬伯庸每到歲末都會向讀者推薦一份書單。談及2020年度書單時,馬伯庸表示,不會刻意將書單歸類,而是提倡雜與廣的閱讀。他認為,“閱讀要雜,不能預期要讀多少書,只有讀得越雜,接觸得越廣,碰到好書的概率才會越高。”

    他認為,讀者不要試圖給自己的閱讀做分類,想讀才是最重要的,當我們有了內心的源動力,讀完之后才有可能體會閱讀的愉悅,才會給接下來的生活帶來幫助,提升人生品質。從閱讀本身來說,最好不要提前預設目的。“如果提前預設目的,人們就會覺得閱讀變成了一種被動的學習,從而失去了讀書動力。最好的閱讀是遇到不懂的地方迅速查閱,提升自己的知識面。”馬伯庸建議。

    閱讀是想象藝術,影視是形象藝術。馬伯庸有多部文學作品授權改編成影視作品,他認為紙質圖書與影視作品是兩種不同的表達體系,文學原著改編成影視作品重在抓住“形散神不散”的精髓所在。

    內容比載體重要

    消遣性閱讀多為數字化、碎片化閱讀,有人認為數字閱讀是淺閱讀,紙質書閱讀是深閱讀。“閱讀最重要的是內容,不是載體。數字閱讀與紙質書閱讀只是載體不一樣,真正要關心的是書的內容,而不是載體本身。”馬伯庸說。智能電子設備的盛行,讓人們進入到讀屏時代。科技的發展、生活的便捷,讓人們有了新的閱讀選擇和精神消費方式,但無論是讀書還是讀屏,馬伯庸認為,這都必將是有意義的閱讀。

    在馬伯庸看來,數字閱讀擴大了閱讀渠道和范圍。當電子書出現時,他很快便轉向數字閱讀,現在他的手機里擁有大約10個閱讀軟件。“數字閱讀不一定是淺閱讀,我在手機上也閱讀了很多經典作品。碎片化或膚淺的閱讀,跟書的內容有關,并不是載體的問題。”馬伯庸說。

    秋霞影视欧美高清AV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