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趙奇偉詩三首
    來源:中國作家網 |   2020年11月19日22:51

    趙奇偉,男,1973年1月出生,河北省張家口市蔚縣文聯干部,自2016年3月以來,一直任下宮村鄉留家莊北堡村駐村工作隊隊員。2020年11月17日晚10時,趙奇偉同志因突發腦干出血搶救無效,不幸去世。

    趙奇偉,筆名墨寫的憂傷,任中國網絡詩歌學會主席,《中國詩》雜志主編,《中國網絡文學精品年選》主編,河北省網絡作家協會詩歌藝委會主任,蔚縣作家協會常務副主席,《蔚州文藝》主編。在《人民文學》《詩刊》《揚子江詩刊》《詞刊》《詩潮》《綠風》《北京文學》《草原》《黃河文學》《詩選刊》《詩林》等刊發表作品300余萬字。著有詩集《千年的路》《醒來》《關于塵埃》《末季與緘口》,小說集《大院》《故事始末》,散文集《過往》《多少故事》等。主編出版《中國網絡文學精品年選》(2009—2016)。曾獲十月文學院“2015年度最佳詩歌獎”“2015年度中國優秀詩人”稱號,《草原》雜志2015年度文學一等獎、2016年度文學金獎。

    豆腐

    為薄命圈定一種形態

    無由地信奉漿和鹵水

    擎一片遭際的殘荷沿街叫賣

    梆聲四溢

    吆喝聲是土生土長的老調

    石磨還在轉動

    四季朝同一個方向扭動腰肢

    三餐之余

    話題都在簸箕里

    咀嚼了一勺子再盛一勺子

    人呵定有千百觸角

    隱形的思想探頭探腦

    以一言不發遮羞

    任秋陽暴曬滿場的豆莢

    最先爆裂的主張

    圓形的飽滿的意志

    好奇的閃爍的神色

    沿著碾盤的嘮叨聲走近

    接著是翻新的話題和喟嘆

    勺子鏟子銅瓢大缸

    將無聲的語言舀進舀出

    模具是死的頭腦是活的

    原汁原味的故事在燈頭上撲扇

    我們開始相信恬淡的理由

    剪紙

    不要責怪剪子和刻刀的無情

    豐滿的意象赤條條走過

    云朵輕擦屋頂

    為擺脫擁擠的線條

    只好近似面包的模樣

    叢林仍在酣眠

    招手的動作激活一灘鷗鷺

    我想蘸著月色洇染零落的戀情

    就著鋒刃 鑒別滿眼淚水

    我們的悲哀在于囁嚅

    抖動一輩子唇舌

    也沒說出一句有分量的話來

    今夜借著酒器刪除那些繁文縟節

    讓袖口的剪刀閃亮一回

    糙乎乎的手是摹形狀物的命

    叮當作響的日子沒有草稿

    沿著幽徑瘦硬的關節錚錚地排列

    雕塑一個環肥燕瘦的模板

    一段多重的筆墨

    功過是非注解得越來越羅嗦

    一朝冷靜 驚訝地看到

    腐爛的紙屑紛紛脫落

    真理剪裁了史書

    真相出水

    河道與智者偕老

    懸念磨練成剪刀的形狀

    無論陰刻陽刻都為明晃晃的心事

    我們久居下游

    當寒冷被忘記 或完全遮掩

    話題就溫柔了許多

    一根纖弱的草莖漂浮過來

    我忽然驚覺眾人的位置

    就如你我的扁舟

    始終在晃動

    夾生的米粒卡在喉嚨

    為了活命

    常常勉強吞咽單一的黃菜

    瞅著粗瓷碗底

    偷偷擦拭唇角的愈痕

    總不明白釜器哼哼過什么

    是鐵質的承諾抑或謊言

    而今熟稔的醉意濃了又淡

    鄰人都說今朝有酒

    臉紅著

    唇舌就僵硬著

    牢騷話霉變了五次三番

    就連車馬的余音一并打翻

    那樣的陣勢一一滑坡

    我們久居下游

    頂著殘荷四下乞討

    怕慣了旱澇 哭醒了災年

    聲帶腫痛

    青黑的眼瞼仍舊翻動

    青絲剪落

    游魚般的地方戲盡卸粉妝

    在不為人知的花期寄人籬下

    蜂蝶無群 芒刺隨影

    認同了嚶嚶嗡嗡

    再無心思翻閱他人的病歷

    (綜合自網絡詩歌網、“Fe詩刊”微信公眾號)

    秋霞影视欧美高清AV片